信息查询:
| 会员登录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协会概况
小额再贷生存艰难:疲于贷后诉讼
2021-09-06 来源:贝果财经 浏览次数:108

小贷公司的资金成本居高不下始终为业内所关注。为解决这一问题,2017年起部分地区开始设立小贷再贷公司,希望能够解决部分成本问题。如今,这部分再贷公司的业务情况如何?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部分再贷公司正在收缩业务规模,同时由于此前放贷的不良率较高,也身陷诸多法律诉讼等工作中。部分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由于小贷行业发展较慢、再贷自身的资金成本不低,叠加疫情等大背景的影响,未来,再贷业务规模的缩减可能将会持续。

"踩雷"频繁

以最先设立再贷公司的广东为例,其拥有3家再贷款公司,分别为:深圳市同心小额再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心再贷")、广东省粤普小额再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普再贷")、广州立根小额再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根再贷")。

其中,立根再贷是全国首家再贷公司。根据其母公司广州金控的年度评级报告,由于近年行业整体信用风险暴露,立根再贷的业务投放大幅减少。自2020年以来,便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存量业务清收和贷款回款推进。

通过数据可以看出,立根再贷此前放款带来的贷后压力不小。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立根再贷的小额再贷业务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7.96亿元,不良贷款余额9.6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60.57%。

此前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立根再贷小额再贷款业务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5.4亿元,不良贷款余额为6.8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37.49%。到2020年3月末,不良贷款余额达到6.78亿元,不良贷款率上升至41.17%。不良率始终较高的情况下,数据还在2020年出现激增。

报告中也提到,立根再贷不良贷款激增,主要系近年来宏观经济下行,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加大,产生了多笔不良贷款。目前,立根再贷不良贷款已采取了诉讼财产保全措施,且大部分是第一查封,预期最终不良损失的贷款金额规模可控。未来,立根再贷仍将主力集中于存量业务清收和贷款回款推进。

事实上,身陷多个诉讼的并非立根再贷一家。记者通过裁判文书、天眼查等公开信息了解到,粤普再贷也正与多家小贷公司进行司法诉讼,案由大部分为借贷合同纠纷,诉讼对象中包括近年陷入财务危机的腾邦集团旗下小贷公司等。同心再贷方面,虽然同样涉及较多借款纠纷,但从时间上看,近年的纠纷往往与企业产生,而非小贷公司。

关于公司目前的再贷业务规模占比、未来的发展策略,以及不良率较高是否给公司的业务发展带来影响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上述再贷公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均未收到正面回应。

业务逻辑造就较高风险

究竟为何诸多再贷公司都身陷借贷纠纷,且部分主体的不良率如此之高?这还要从再贷公司的业务逻辑说起。

结合多省再贷公司的管理办法,再贷公司可以定义为创新类的小贷公司,其核心功能是通过对小贷公司发放贷款、同业拆借等创新业务,借助市场化机制统合行业资源、促进资金融通。

知名小微信贷专家嵇少峰告诉记者,由于再贷公司的本质依旧是小贷公司,所以其发放贷款的模式与一般小贷公司相比并没有优势。从资金成本的角度,其与一般资质的小贷特别是国有小贷公司相比并无差别。若小贷公司向再贷公司借款,随后再向外放贷,再贷公司与小贷公司都按同样的规则纳税,资金从源头到借款人的过程,将叠加更多成本。

记者通过采访以及部分法律文书中披露的细节了解到,目前再贷公司发放贷款的利率在10%~15%的范围内。嵇少峰表示,以再贷公司给到的利率,加上公司其他管理成本、风险成本等,小贷公司放款利率不设置到18%~24%几乎无利可图。而事实上,业内客群相对优质的主体放款利率在10%~15%之间,通过再贷公司融资将无法形成利差。由此,再贷公司通常都会向实力较弱、客群更下沉的小贷公司放款,而这类公司的风险往往也相对较大。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也表示,再贷公司与资金的最终客户之间还隔着小贷公司,风险监控很难穿透。加之再贷公司的资金成本对小贷公司来说是偏高的,小贷公司更多还是愿意通过股东借款、银行融资、ABS获取资金,从再贷公司借款的意愿不强。

孙扬进一步表示,在金融普惠化,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制造业的驱动下,再贷公司放贷利率是需要下调的。以目前的模式发展,很可能会增加信贷风险的传导链,有延长信用风险传导范围的风险。对此嵇少峰也持类似观点,在行业资产终端放贷利率下降的形势下,再贷公司作为资金来源方若不下调利率,市场势必会越来越窄。

那么,再贷公司下调放款利率是否有难度?冰鉴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向记者表示,再贷公司自身的资金成本也不低,且资金来源有限,同时公司运营也需要支付租金、员工工资等各种运营费用,因此降低贷款利率动力不强。

针对上述情况,嵇少峰表示,未来或许只有实力较强的、拥有政策性扶持的再贷公司才能在再贷市场有一定的利差空间。同时,这一利差空间是相对较小的,更多是以体制内的资金向可研判的小贷公司以及相对比较透明的资产发放利率相对较低的贷款。否则,高(利率)对高(利率)的放款模式一定是不可持续的。

业务规模或持续收缩

近日广州市越秀区金融工作局印发《广州民间金融街小额贷款公司短期资金融通业务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根据《细则》,在广州金融街规划范围的小额贷款公司之间可以试点开展短期资金融通业务。

据了解,这是国内首次试点小贷公司之间相互借钱。而广州此次小贷公司短期资金融通业务的开展,是为了提升小贷公司在新经济形势下尤其是疫情期间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拓展优质小贷公司融通渠道,解决部分小贷公司资金闲置问题,促进辖区内小贷行业高质量发展。

根据《细则》,监管评级A级以上的小贷公司自动获得借入方试点资格,BB+级经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批准可获得借入方试点资格;监管评级C级以上或成立一年以内的小贷公司自动获得出借方试点资格。

可以看到,此次《细则》划定的试点范围与部分再贷公司营业范围有所重叠,这是否对这部分公司有直接影响?

嵇少峰认为,这一试点必然会压缩再贷公司的生存空间。一方面,同行之间较为熟悉和了解,另一方面,也便于解决行业内资金闲置的问题,便于行业的资源匹配。相对向再贷公司融资,小贷公司对同行拆解的意向是更高的。孙扬也认为,《细则》打开了小贷公司新的借款通道,小贷公司向再贷公司借款的意愿就更加降低了。若能将利率控制得较低,未来可能会形成一个较大的小贷公司同业市场。

不过,在王诗强看来,小贷市场正在不断萎缩,较多小贷公司正在退出市场。如果允许小贷公司之间短期借款,有利于小贷公司解决短期资金需求,促进了小贷公司扩大业务规模,或许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带动再贷公司的业务增长。